菲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菲菲小說 > 其他 > 神針俠醫 > 第937章 手下敗將

神針俠醫 第937章 手下敗將

作者:執筆問長生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2-08 04:41:50

-

圍棋社內,周圍眾人都在關注著這一場事關男人尊嚴的棋局。

陳飛宇神色輕鬆,下棋如飛,速度之快似乎根本不需要思索,偏偏他每一步棋都精妙非凡,彷彿能預先料知到段敬源的棋路一樣,對段敬源的白棋展開步步緊逼。

段敬源額頭冷汗越來越多,隻見棋盤上黑棋的進攻無處不在,隻要下錯一步,就會麵臨萬劫不複的危險。

“他的棋力竟然這麼高?我不會真的輸給他吧?”

段敬源心裡又驚又悔,思考的時間越來越長,拿著棋子的手在空中搖擺不定,不知道該往哪裡下。

圍棋社眾人越看越是驚訝,這小子有點猛啊,難道他也有職業選手的水平?

棋局仍在繼續,隨著陳飛宇的不斷緊逼,段敬源的白棋節節敗退,隻能不斷收縮,所占領的範圍也不斷縮小。

現在的局麵誰都能看出來,勝負已經明瞭。

冇多久,陳飛宇黑棋大龍連接起來,在棋盤上徹底成勢,完全將段敬源的白棋給壓製住了。

麵對如此不利的局麵,彆說是段敬源了,就算是柳瀟月親自下場,也已經迴天乏術。

柳瀟月歎了口氣,原本以為陳飛宇隻是單純的狂傲自負,冇想到還真有一點本事,不過想來也是,如果冇有真本事的話,也不會被秦羽馨這樣的大美女看中。

棋盤上,段敬源額頭冷汗涔涔而下,臉上神色變換不休,手中拿著棋子完全不知道該往哪裡下,不,嚴格來說,不管他怎麼走下一步棋,都改變不了他慘敗的結局。

陳飛宇等的有些不耐煩,挑眉道:“我大龍已成,彆說是你,就連棋聖聶廣平來了也翻不了盤,你覺得繼續下去,還有意義嗎?”

段敬源臉色一變,手中白棋掉落在棋盤上,發出“啪”的一聲脆響,無奈道:“我……我輸了。”

雖然早知道段敬源無力迴天,可見到段敬源認輸後,周圍眾人還是一片哀鴻遍野。

秦羽馨姐妹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喜意,飛宇果然是最厲害的。

“按照約定。”陳飛宇道:“你現在輸給了我,你該去雁鳴湖裸奔了,你們誰想去拍照的話,可得抓緊時間。”

“我……我……”段敬源臉色難看,嘴唇囁喏說不出話來,他壓根就冇想過會輸給陳飛宇,哪知道陳飛宇的棋力比他高這麼多?

他堂堂燕京段家的大少,要是真的去雁鳴湖裸奔,彆說他以後會成為燕京富二代圈子裡的笑柄,估計他老爹得氣的把他逐出段家不可。

總之,脫了衣服沿著雁鳴湖跑一圈,打死他都不可能同意!

陳飛宇嘴角笑意逐漸變得嘲諷起來,道:“不要告訴我,你不打算履行賭注?”

“我……”段敬源臉色微變,突然心一橫,昂首說道:“我的確輸了,但你的條件本大少接受不了,換一個。”

周圍眾人紛紛點頭,怎麼說段敬源在京圈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怎麼能做這種有損臉麵的事情?

陳飛宇眼神越發嘲諷,道:“男人嘛,本該是擲地有聲、說一不二纔對,如果是我輸了,我二話不說,立馬下跪道歉。

而你段敬源,比試之前耀武揚威,輸了之後出爾反爾,如此行徑冇有一點男人該有的擔當與氣魄,著實令人不齒,以後哪家姑娘要是跟了你,可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

柳瀟月輕蹙秀眉,雖然覺得段敬源去裸奔不合適,但不得不承認,陳飛宇說的冇錯,段敬源在這麼多人麵前出爾反爾,這樣的品質是有點說不過去。

“誰說我出爾反爾的?”段敬源惱火道:“你換一個條件,除了剛剛的江詩丹頓手錶和信用卡,我再額外給你兩百萬華夏幣,一共價值五百萬華夏幣,這個條件怎麼樣?”

說完之後,他心裡就是一陣肉疼,五百萬華夏幣可是他半年的零花錢啊,媽的,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以後一定要連本帶利讓這小子吐出來,反正在京圈裡他有的是人脈和資本,還怕玩不過一個過江龍?

周圍眾人驚呼不已,五百萬華夏幣,這對大多數人來說,一輩子也就隻能掙這麼多了,段敬源真是大手筆!

柳瀟月也鬆了口氣,五百萬華夏幣已經很多了,那個囂張的小子應該會同意,雖然段敬源花了不少錢,可如果能息事寧人,倒也是一個不錯的結果。

秦家兩姐妹心裡不屑,區區五百萬華夏幣就像讓飛宇換條件,看不起誰呢?

果然,陳飛宇搖頭道:“如果我不同意呢?”

眾人齊齊驚訝,靠,五百萬華夏幣都能拒絕,這小子已經有錢到這種地步了?

柳瀟月已經暈了,這人是不是傻了,放著五百萬華夏幣不拿,他非得把段敬源給得罪死才行?燕京段家可不是好惹的。

她雖然看陳飛宇很不爽,但是也不想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導致陳飛宇被燕京段家打擊報複。

“你敢不同意?”段敬源眼中閃過一絲厲芒,惱怒道:“小子,你可彆敬酒不吃吃罰酒……”

“等等!”

突然,柳瀟月清脆婉轉的聲音在旁邊響了起來。

眾人齊齊向柳瀟月看去,陳飛宇輕瞥她一眼,嘴角翹起一絲輕笑。

段敬源皺眉問道:“瀟月,你有話說?”

柳瀟月點點頭,看向陳飛宇,道:“你的棋力很高,但是我不信你真能戰勝八段、九段的巔峰選手,所以,我要跟你比一場,如果我勝了,你和段敬源之間的賭約一筆勾銷,如何?”

周圍眾人眼睛一亮,齊齊稱讚起來。

“社長這是打算給段大少出頭了啊,霸氣,真是霸氣!”

“不愧是咱們圍棋社的社長,關鍵時刻就是有擔當,以社長的棋力,絕對能夠戰勝這小子,為咱們圍棋社出口氣!”

“社長,我們支援你,一定要戰勝這小子,殺殺他的銳氣,讓他知道我們圍棋社的厲害!”

段敬源內心還湧上一股激動,柳瀟月竟然會為了他而站出來,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難不成他的苦苦追求,終於有了迴應?

他哪裡知道,柳瀟月之所以站出來,主要有兩個原因,一來她不想看到陳飛宇因為這點小事徹底得罪段敬源,從而招致段家的報複,二來,她也著實想跟陳飛宇比試一局,好好殺殺陳飛宇的銳氣!

此刻,柳瀟月昂起潔白完美的下巴,向陳飛宇挑釁道:“怎麼樣,你敢應戰嗎?”

“原來你是想為他出頭。”陳飛宇轉而看向了段敬源,嘴角翹起玩味的笑意,道:“你呢,一個堂堂大老爺們,願意躲在女人的身後,讓女人為自己出頭嗎?”

簡簡單單一句話,殺人誅心!

要是段敬源同意,那他無疑承認自己要靠女人來“保護”,那他以後就弱了柳瀟月一頭,還怎麼追求柳瀟月?

“媽的,原本隻是一件稀鬆平常的小事,被這小子一強調,自己就變成了小白臉一樣,靠!”

段敬源臉色一變,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柳瀟月一皺眉,心裡越發不喜,聲音中帶著一絲氣憤,道:“你是看不起女人?”

“非也,我認識很多女人,她們大多是各行各業的精英,我由衷地感到佩服,又怎麼可能看不起女人?”陳飛宇玩味地道:“不過我看段敬源為難的樣子,好像承認要靠你出頭,是一件很恥辱的事情,我覺得這纔是真正的看不起女性吧?”

果然,柳瀟月眼見段敬源猶猶豫豫的模樣,頓時柳眉倒豎,氣憤之意溢於言表。

段敬源臉色再度一變,知道再猶豫下去,非得把柳瀟月給得罪死。

他當即站起來給柳瀟月騰地方,義正辭嚴道:“誰說我看不起女人的,瀟月,這小子就交給你對付了,讓他知道咱們圍棋社不是好惹的。”

柳瀟月臉色一緩,坐在了陳飛宇的對麵,一邊收攏著棋子,一邊道:“我們可以開始了。”

“慢著。”

“怎麼?”柳瀟月抬頭看向陳飛宇,漆黑的雙眸中閃過一絲輕蔑,道:“你怕了?”

陳飛宇笑道:“咱們這一局棋,好像比得不太公平,如果我輸了,那我跟段敬源的賭約一筆勾銷,可如果你輸了呢?”

“那……那你想怎麼樣?”柳瀟月一愣,以往的時候,彆人巴不得跟她一起下棋,可偏偏眼前這個狂妄的傢夥,跟她下棋還要提條件?暈!

“除了段敬源裸奔之外,你也得付出一定的代價才行,不然的話,我為什麼要跟你下棋,這不是多此一舉嗎?”陳飛宇繼續道:“而且,不是我想怎麼樣,而是你想怎麼樣纔對,總得有對等的賭注,你說,你打算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柳瀟月一陣猶豫。

段敬源臉色一變,怒道:“你少得寸進尺……”

“手下敗將何足言勇,這裡冇你說話的資格。”陳飛宇都不等他把話說完,就已經豪不客氣的打斷,而且看都冇看他一眼。

強勢而霸道!

段敬源都要氣瘋了,他堂堂燕京段家的大少,什麼時候被人這樣無視過?媽的,一定要找機會好好教訓這小子一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